为什么首席信息官的汇报结构很重要

希悦尔(Sealed Air)的首席信息官兼首席数字官 Marc Hamer讨论了数字领导力以及为首席执行官工作的重要性。

 

当Heller Search被要求招聘一名向财务汇报的首席信息官时,我们知道人才库的一部分将会错过机会。为什么呢?这就是我问市值70亿美元的包装制造商希悦尔的首席信息官Marc Hamer的问题。

 

在接受Hammer采访时,他讨论了汇报结构的重要性,他在IT数字化方面创造的文化以及公司的新数字化战略。

 

你如何定义你的首席数字官的头衔?

 

我认为我充当的角色相当于“技术面的首席执行官”,我一直在问:我们如何利用技术使公司转型?技术如何帮助我们更有效地行使所有的职能?技术如何加强我们现有的产品和服务,创造新的解决方案,甚至开拓全新的市场和交付渠道。

 

技术是横跨所有垂直损益的唯一职能,它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可以通过增长和效率分别影响顶线和底线。至于我的工作,无论你称我为首席信息官还是首席数字官,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技术在实现希悦尔战略重点方面的价值。

 

就首席数字官的角色而言,我从研发到产品商业化,定价和产品支持都拥有“数字化”。我们将所有的数据科学家和两个数字实验室都搬到了我的组织。我的团队不仅需要了解新产品的开发,还要了解其产品的商业化。

 

数字化”如何改变希悦尔?

 

根据致力于减少美国食品浪费的非盈利组织ReFED数据,美国面临数十亿美元的食品废渣问题。希悦尔的数字化战略是帮助我们从一家工业公司转变为一家知识型和技术型公司。当我的数字化团队和我走进食品制造工厂时,我们看到一系列可以实现我们战略的产品,流程或服务的机会。例如,通过将传感器放在我们的包装中,我们可以生成关于食物腐败的准确信息。

 

我们销售了很多设备,我们希望设备在需要维修时告诉我们; 我们也希望能够远程提供该服务。此外,请考虑每天发货的所有包裹。如果我们可以构建使打包更轻的技术,我们的客户将节省每一批货物的费用,消费者将花费更少的钱。客户还想用较少的卡车运输相同的产品节省燃料。可能性是无止境的。

 

你面试的是首席信息官的工作,但结果成了首席信息官兼首席数字官。这是怎么发生的?

 

在我面试的期间,我和我们的首席执行官Jerome Peribere共度了一个小时。我们的谈话较少涉及IT,更多的是关于公司如何运营、开发新解决方案、为产品和服务定价以及如何上市。当时,Jerome不知道首席信息官的角色是否会向他或其它地方汇报,但他决定雇用我以扩大角色的范围,让我向他汇报。

 

作为首席执行官的受人尊重的下属并以公司高管的身份工作,我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IT和数字化可以为公司带来的价值。如果我的工作是经营传统IT,我们充其量只是削减成本和整合系统,我不会感兴趣,因为我认为这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而已。

 

为什么首席信息官的汇报结构如此重要?

 

首席执行官想节省成本还是最大化价值?首席执行官认为IT是技术的推动者或只是后台系统?在我看来,在一家公司里,没有任何机构能比IT更能改变公司的运营方式了。让IT和数字化参与公司最具战略性的对话,和财务、销售或运营平起平坐。如果首席信息官和首席数字官不向首席执行官汇报,IT可能沦为纯粹的运营,并且在资本化新的数字化功能方面无济于事。

 

如果首席信息官和首席数字官不向首席执行官汇报,IT可能沦为纯粹的运营,并且在资本化新的数字化功能方面无济于事。

 

汇报结构对人才招聘也很重要。顶尖的技术专家希望在希悦尔工作,因为他们看到我们正在为我们的员工而且为我们的客户群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案。我们做的不仅仅是支持企业资源规划(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ERP)系统。

 

您开发数字化功能的方法是什么?

 

我们采用三管齐下的方式:在内部,我们正在使用敏捷方法来开发数字化功能。我们也在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在提供数字化技术方面,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行业的领导者。在提供这些技术和数字化生态系统方面,我们一直在评估潜在的关键合作伙伴关系。

 

在伙伴关系这个大伞下的还有大学。我们正在和几家顶尖的大学谈论有关计划,即让他们的工科学生与我们合作开发新的解决方案。

 

最后,我们一直在寻找机会来收购技术公司来为我们提供我们还没不具备的内部能力。为了推动所有这些杠杆力量,我们为技术提供专门的法律援助。当我们需要技术许可、遇到治理问题或想要连接多家公司的数据资产,我们可以很快地行动,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消除法律上的障碍。

 

你如何改变IT和数字化的文化,以配合您的双重首席信息官 / 首席信息官的角色?

 

对于我的团队来说,我们朝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巨大的文化转变。事实上,我是直接向首席执行官汇报的,让他们知道我们是一个真正的商业伙伴,IT和数字化上的创新不需要经过允许。我通过一对一面谈和团队会议传递给他们的信息是,我们想成为猎人,而不是农民。我们需要我们的技术组织积极进取,了解业务和技术,并了解如何为业务提供解决方案。

 

我们不再问:“什么坏了?我如何帮助你?我们的做法是,“我们已经看过这个产品或服务,在这里有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来加强它。”事实上,当我加入公司时,我们有一个业务关系管理小组,我把它重新定义为“业务发展和关系管理”小组,强调我们主动开发解决方案的方法。


返回道普网首页 返回道普网首页>> 文/企业网D1Net
道普网

道普声明
1、道普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道普不承担文章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若所转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著作权或版权拥有机构致电或来函联系,我方将第一时间处理。
3、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务必请注明来源。
转载请注明来源
道普网原创或编译,更多信息化门户专业资料请访问道普信息化。

官网:http://www.topcio.cn

微博:@道普信息化

微视:TOPCIO视频库

微信:topcio_cn

道普信息化交流2群 和道普妹妹谈心

季度热门文章